展会策划之超维震撼亮相2014深圳礼品展

中国将香港拖入第四世界(余杰)

时间:2022-05-01 18:53

 

香港当局选择在行动,不是偶然的,就是要让反对派联想到当年台湾的二二八屠杀——对于中共而言,二二八是可以效仿的统治术:杀人立威。

裁判员法院在审理此案的过程令人震惊,连续多天的审讯中,四十七名被告只有极短的睡眠时间、没有饭吃、连续多天没有洗澡、没有更衣,连基本卫生也无法做到,有被告更因此晕倒或不适须送院。

港大法律学院公法讲座教授陈文敏指出,政府、律政司及惩教署有责任保护被捕者基本人权,“审讯出现第三世界都不会出现的情况,令到人好可悲”。陈文敏教授对香港的危机仍估计不足,香港已然被中共拖入极权主义的第四世界,早已不属于第三世界。

第三世界,泛指发展中国家,过去毛泽东曾经争当第三世界的领头羊,但这个概念在新极权主义的中国“大国崛起”的今天已经过时了。大部分第三世界国家都走向了民主化,少数没有实现民主化的,或是缅甸那样的军政权,或是中东阿拉伯国家(如沙特)那样政教合一的君主制,至多是威权主义国家。中国这样的国家只能从第三世界范畴中单列出来,与朝鲜、伊朗、古巴、叙利亚等国一起归入暗无天日的“第四世界”。

第四世界的标志就是,法治、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荡然无存,党国严密控制社会生活的每一个方面,就是乔治·欧威尔在中描述的阴暗严酷的景象。政治哲学家汉娜·鄂兰在《极权主义的起源》里分析说,“极权主义”有四大特点:一、以恐惧作为统治的骨干手段;二、统治无远弗届,甚至会进入私人领域(包括家庭与思想);三、透过广泛全面及非人性的官僚机构来统治;四、国家以意识形态来解释使命及将其权力合理化。以此衡量,今日香港已然笼罩在极权主义的阴影之下。

与之相比,昔日被香港人瞧不起的若干第三世界国家,国民不仅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而且早已实现全民普选,军队和警察不为党派或特定的政治势力服务,这些都是今日香港人求之不得的美好制度。比如,印度的民主虽存在诸多缺陷,但美国驻印度大使布莱克威尔评论说:“印度是个多元社会,以民主、法规、个人自由、社群关系与文化多元性创造出魔力。这是当个知识分子的好地方!我不介意为了重新发掘印度而投胎十次。”印度的选举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选举,印度的选民是世界上最热情的选民。印度学者古哈在一书中写道,印度选民的投票率高于美国,即便在毛主义反抗军活跃的村子里,“事实上,选举日被视为一场愉快(几乎是庆典般)的盛会”。早在一九五二年,圣雄甘地的儿子戴达斯·甘地就对美国友人表示:“普选实在是很伟大的活动,远比我预期的还要好。成人普选权有了美好的开端,而这意味著想要促成决心和教育可说是别无他法。”

这一切,在香港都是海市蜃楼般的梦幻。有一位旅居美国的港人委托我将在台湾出版的书邮寄给一位狱中的香港媒体人朋友,反复叮嘱说,只能邮寄文学和信仰主题的书,不能邮寄政治类的书,也不能在扉页签名,否则会被狱方没收。然而,仅仅在八年之前,我还在香港出版批判中共暴政的政论集。八年之后,香港沉沦至此,让我唏嘘不已。

(作者为旅美华裔人权作家)自由时报0312